向死而后生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18-03-31

第一次读《我与地坛》,是在高中的语文课本上。

它犹如戈壁上的清泉,沙漠中的绿洲,一下子就将我深深地吸引了。后来因缘际会读完了全篇,好长一段时间沉浸在作者的情绪里无法抽离,浅薄无知地为自己自以为高深的理解功力沾沾自喜。直到后来又读了几遍,才不禁为自己曾经的沾沾自喜感到惭愧。哪里是我理解功力了得,分明是文章本身就写得感人至深。无论看多少遍,无论在哪里看到,我始终被这感动笼罩着,落泪在心里。

《我与地坛》通篇没有一个高深的词语,但字字直戳人心。我喜欢那些即使遭受巨大不幸但最后内心仍充满了爱的人,比如史铁生,比如霍金,比如海伦·凯勒。就像失明的的人听觉会变得异常灵敏一样,一个人的身体若无法行走,那他的灵魂一定走得很远。我不止一次地想象过自己突然失去手脚或者失明后的情景,就算偶尔曾有一瞬认为自己感同深受,但我更认为那不过是被自己蒙蔽了,我们的怜悯建立在俯视的角度上,从局外了解到这一切,却不曾与他们遭受同样的痛苦。我为自己常常忽视我所拥有的四肢健全、家庭美满这巨大的幸福感到羞愧,也更为先生坐在小小的一张轮椅上展现给世人的宏大境界感到惊讶和敬佩。

全文带给我感动和震撼、令我深思的地方实在太多,结尾便是其中之一。

“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当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吗?”

说真的,我很羡慕先生,非常非常羡慕。生活如此沉重,命运如此多舛,也没能阻挡他热爱生命的脚步。他一直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儿,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超越了自己。而这种热爱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人与人、人与物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星汉迢迢、岁月漫漫的距离面前,跨越时空反而显得特别容易。譬如先生,他便能与一片荒园产生心灵的共鸣,地坛的每一寸都有他车轮的轨迹、灵魂的记录。命运如沧海,人如轻舟。他将自己的罪孽与福祉、痛苦与释怀写得明明白白、通通透透。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无病呻吟,有的只是曾经被普遍的“沉默”所忽略的各人的心流。那心流的源头,是灵魂最由衷的所在。历历春秋过。苦难与思索必将与地坛一起,成为记忆里的珍藏。人啊,必将向死而后生。

(作者:赵丽平)

编辑:王晴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
03 月
03